当前位置 首页 > HR资讯 > 企业专访 > 专访贡嘎罗布--藏药应该走向世界
专访贡嘎罗布--藏药应该走向世界
作者: 时间:2016/1/7 阅读:

贡嘎罗布:藏药应该走向全世界

  引子:生存的极限、信仰的天堂、旅游的圣地,如果把这几个特征同时附加在地球上一个地方,那就是青藏高原。说起青藏高原,人们不禁会想起高耸的雪山、庄严肃穆的殿宇、虔诚的信徒、淳朴好客的藏民族,去过青藏高原的人最深的体会可能是高原反应。但很少人会深入去思考一个问题:在这人类生存的极限地区,藏族人民是如何保障他们的健康而繁衍不息?与古印度医药学、古阿拉伯医药学、中医药学并列为世界四大民族医药学的藏医药在藏族人民的发展进程中起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藏医药是在广泛吸收、融合了中医药学,印度医药学和大食医药学等理论的基础上,通过长期实践所形成的独特的医药体系,迄今近三千年的历史,是我国较为完整、较有影响的民族药之一。从有关资料的统计来看,目前我国有藏药3000种左右,西藏是藏医药的发源地,而有藏药中的“同仁堂”和“药师坛城”之称的西藏自治区藏药厂则是藏药的龙头代表。

  第六届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上,一支特别的参展商引起了众人的注意。这是一群来自西藏的医者,他们运用西藏独特的医诊技术和神秘的藏药征服了围观的群众,并博得众人的赞誉。2010年5月15日,《亚洲新闻周刊》的记者有幸对藏药界的传奇人物?——西藏自治区藏药厂厂长贡嘎罗布(下简称贡)进行专访,试图揭开藏医药的神秘的面纱。
记者:贡总参加这次文博会有什么感受?

  贡:文博会让我开阔了眼界,增长了见识。在文博会上的交流沟通后,我特别受鼓舞,感觉文博会对企业走出去,宣传自己的文化有很大的帮助,对于我们企业来说,像文博会这样的大型展览会很有必要参加。深圳是一个很年轻的城市,在文博会上我看到,深圳人很需要了解西藏文化,同时也需要了解藏药文化,也看到藏药需要更深入的宣传推广。

  记者:请贡总谈一下藏医药文化与藏文化之间的关系?

  贡:藏文化是一个很大的系统,属于中华文化的一部分,同时藏医药也是中华医学库的瑰宝之一。藏医药文化是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和其他文化相互交融。藏文化主要分五大明和五小明。五大明包括工艺学、医药学、声律学、正理学、佛学;五小明包括修辞学、辞藻学、韵律学、戏剧学、星象学。藏医药学作为藏族的优秀文化,包含了独特的藏佛教医学、天文历算学、生理学、诊断学等,我们的藏医药文化是人类登顶世界生命医学的伟大实践,是人类探索生命极限的医学典范。藏医鼻祖宇妥宁玛?云丹贡布第13代后裔、藏医药大师宇妥萨玛?云丹贡布曾说过,“未来的年代里,藏医将为普天下的众生做出无比慈善的救助。”当然,藏医药发展到今天离不开全国人民的支持,也离不开国家政策的扶持。

  记者:请贡总介绍一下藏医药有什么样的特点?

  贡:西藏是一个很神秘的地方,藏医药更加神秘,所以大家对藏医药的了解还不是很多。这里我要将藏医和藏药分开来讲,藏医学的特点可以用汉语中的一个成语“精美绝伦”来概括。

  一、藏医学的精在于精确地将天文历算应用在藏医的诊断学、病理学、药物学中,藏族的天文历算学可以说是世界上最独特、最神奇的天文学,在1986年4月24日的日蚀,藏族天文历算学家在没有借助任何现代仪器的情况下推算预测出来的结果只比南京紫金山天文台的预测结果相差两分钟。在藏医学中认为,人体的运行规律和宇宙的日月星辰息息相通、密不可分,人体疾病要辩证地将天文五行的外因和人体生理内因综合诊治,才能达到最佳效果。传统的藏医同时要学习天文历算学、佛学、医药学,历代藏医药学家同时也是天文历算学家,如我们的藏医药学奠基人宇妥宁玛?云丹贡布;一代宗师钦绕罗布;西藏自治区藏医学院首任院长、原西藏自治区藏医院院长、近代最著名的藏医学家——强巴赤列;还有占堆、班登旦增、旦增平措等老专家都是各中高手,我非常敬佩他们,也因为他们才有藏医药的今天,才有我们藏药厂的今天。

  二、藏医学的美在于它的大善、崇敬生命,在与《黄帝内经》相媲美的藏医学古代巨著《甘露精要八支秘诀续》(简称《四部医典》)中将人体生命喻为菩提树的树根、树干、树枝、树叶、花朵和果实,而且将人的生理和病理、疾病的诊断、疾病的治疗非常形象地画在菩提树上、不仅完美严谨地表述了藏医学体系,也喻意着人体如菩提树一样的生机盎然、美好,最主要喻意着生命如菩提树,行医者要像对佛祖一样尊重。

  三、绝,在于藏医学对人体构造和天体的相和应。藏医学中认为人身共有360块骨头(现代医学认为有206块,藏医学则把牙齿、指甲等加上计算),刚好是时轮历一年的360天;其中脊骨28块,与天体二十八宿相应;四肢大关节有12个,对应一年12个月;每个关节有30条脉络,与每月有30天吻合。这些都是先人的智慧结晶,将“天人合一”的理念应用于医学。另,藏医的胚胎学等医学认识和思想比西方医学还早,令人叫绝!

  四、伦,就是行医伦理,是藏医学的魂。几千年来,藏医学对医生的职业技能、职业道德、行为规范等方面都有非常严格的要求,与中医的‘大医精诚、医者父母心’相似,藏医是用“普渡众生,慈悲为怀”的思想来做最高准则。

  藏药最大的几个特点是,一、青藏高原拥有不可比拟的天然药材库,令药物的药力更充沛;二、融汇了各兄弟民族的医药学精髓形成独特的医药学体系,在药物的配伍方面辨证使用,使药物更高效、更安全;三、藏区外的患者很少服用,几乎没有耐药性,效果更加显著;四、用佛教中的慈悲为怀的做为制药理念,我们厂有个甘露法会,药品制成后,要按藏传佛教仪规定全体药师诵经七天,祝愿药物效果灵验。

  记者:请贡总介绍一下西藏自治区藏药厂的情况和历史。

  贡:西藏自治区藏药厂的前身是始建于公元1696年的拉萨药王山医学利众院制剂室。经几代藏医传人的不懈努力和政府对藏药的正确引导及大力扶持,发展至今,已成为全国规模最大、历史最悠久、技术力量最雄厚的传统藏药生产厂家。我们企业目前拥有400多种品种的藏药,并拥有藏药技术加工之最——“坐台”炼丹的专利,在国内外屡获殊荣的拳头产品“七十味珍珠丸”、“仁青常觉”等13个品种为国家中药保护品种,有9个品种列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所产藏药以配方正宗,用料地道,工艺精湛而著称于世。2004年,我们厂“甘露”这个品牌荣获“中国驰名商标”称号,填补了藏药史的空白。

  现在,药厂已在全国30多个省(市、区)建立了办事处,有着比较成熟的销售网络,为今后进一步开发区外市场打下了牢固的基础。与此同时,还把目光投向国际市场,在俄罗斯和外蒙古进行藏药的销售,为藏药逐步推向世界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记者:虽然说这十几年来,藏医药在藏区以外市场做了许多努力,也取得一定成绩,但对于一种医药学体系来说,它还存在一定的局限性,您认为藏医药要发展壮大应该要具备哪些条件?

  贡:藏医药要发展要最主要的是提高核心竞争力,我觉得这其中离不开创新,产品我们要在坚守传统中创新,营销在汲取借鉴中创新。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准备打造企业集团,把藏药作为六大支柱产业之一,胡锦涛、江泽民、吴邦国、李岚清、李瑞环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曾来我们厂参观并给予巨大关怀和鼓励。藏医药也是藏文化文化的传播者,担负着历史使命,所以我深感压力。每年,我们都会组织藏药专家去内地会诊,专家都是感慨颇深:中国地大物博,没想到藏药这么受欢迎。为了对藏药传承文化的更多挖掘,我们与藏药研究院合作,挖掘经典药方。同时在全国开设藏药专卖柜、专卖店。2010年第一季度,我们的生产值达到5000多万。如果以股市来比喻,我们目前的情况应该算是牛市。

  记者:做为藏药的龙头,我们藏药厂下一步有什么样的计划?

  贡:2010年事十一五计划的最后一年,我们准备成立集团公司,并且企业也会进行改制,我们的目标是十二五期间生产值达到3~4个亿,这个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问:贡总这一次还带了一个大的招商项目,能否透露一下?

  贡:我们将在将离拉萨十八公里的大佛岛,打造一个集西藏民俗文化、藏医药历史文化、特色畜牧业文化为一体的民俗文化旅游观光产业、藏医药研发种植产业和畜牧业特色产业,使之发挥浓缩西藏典型特色文化及产业的枢纽作用,实现国内外游客对西藏综合文化的集中体验和消费,并作为引导国内外游客对西藏其他区域纵深游览的窗口的。在这次文博会上,与香港、台湾已经签订了部分相关协议,当然欢迎更多的有识之土参与进来一起开发。

  在采访结束的时候,贡嘎罗布有些激动,正如他所说的:“好的文化是不分地域和民族的,类似意大利的歌剧、德国的文学都是世界文化遗产,是人类共同的财富。藏医药文化凝聚了藏民族的智慧,也是一笔珍贵的遗产,我觉得应该让它走向世界,为人类健康作出贡献”

来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