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场薪闻 > HR资讯 > 企业专访 > 访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西藏有限公司总经理戴忠
访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西藏有限公司总经理戴忠
作者: 时间:2013/10/5 阅读:2448次

    自2000年6月9日成立以来,中国移动西藏公司从“一无所有”,经过“电信分营”、“转制上市”两次创业,取得了巨大的发展,成为西藏自治区收入规模、市场份额最大的领先运营商。在中国移动西藏公司成立十周年之际,西藏通信业进入了全业务时代,市场和竞争环境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西藏移动将如何继续发挥以前的创业精神,再创辉煌,《电信技术》记者特地专访了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西藏有限公司总经理戴忠。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西藏有限公司总经理 戴忠

  《电信技术》: 作为我国的一个边疆省份,过去由于距离和交通原因,西藏对于内地大多数人来说,有一种神秘感,您作为内地人,刚到西藏工作时,认为西藏的主要特点是什么?在生活和工作方面主要有哪些不适应?

  戴忠:来西藏工作前,我在中国移动集团网络部工作的时间较长,期间曾两次出差到西藏。一次是2001年到西藏进行网络方面的调研,另一次是2007年前往珠峰,对北京奥运圣火珠峰传递活动的通信保障工作进行考察。这两次的行程虽短,但西藏已经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中,给我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印象。

  2008 年我正式调入西藏工作,一晃就过了两年多了,由于工作的需要,来来去去、上上下下比较频繁。一般的建议是,援藏干部来西藏工作半年后,回内地休息两个月,但是像我们不可能,中国移动集团的会议、活动、培训等都要像其他省公司一样去参加,还有一些其他的出差任务也要去,所以来来回回比较频繁。由于西藏地处偏远的西部,这样就造成时间成本和出差成本比较高,而且也造成身体的不适应。比如从西藏回内地会造成醉氧的现象,昏昏欲睡;从内地回西藏也会有些不适应,比如头疼、胸闷等。

  现在来说,拉萨的条件跟内地一些省会城市相比有一定的差距,但是跟过去相比,工作条件比以前改善了很多,生活条件也改变了很多,工作生活都很方便。到西藏工作后,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适应。刚到西藏的人,确实会出现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但是生活久了,除了海拔高点、氧气含量低点外,你就会发现这里其实也有别的好处,如空气清新,蓝天白云,美不胜收。要说有一些差距的地方就是文化基础设施、体育设施等相对来说欠缺一些,拉萨还在改进之中,目前已有很大的改善。当然,在很多偏远的县乡,我们的工作人员还是非常艰苦的,连经常洗个热水澡都很难保证,取暖和做饭仍然是晒干的牛羊粪。

  《电信技术》:在西藏地区作为信息服务运营商,要考虑哪些与内地省份不同的因素?

  戴忠: 对一个移动通信运营商来说,面积小,人口密度高,这样才能产生较高的经济效益。西藏地广人稀,比如在阿里,30多万平方千米的土地上只生活着8万多人,所以一个基站的覆盖范围内覆盖的人数较少,经济效益相对较低。在拉萨等城区内还是可以获得比较好的效益,城区外就不行了,带来的收益比较低。

  在西藏, 电力缺口较大, 而且供电具有季节性。有些地方采用的是农电,电力不稳,时有时无,电压的波动范围很大,供电的质量较差,对基站的影响较大;有些地方根本就不通电,在这些地方都是靠我们自己用太阳能发电。这样在乡村级或者村通工程覆盖中,基站的造价就非常高,一个基站的造价大致在100万元人民币左右,包括通信的主设备,配套的铁塔、天馈、传输、太阳能板、变电器、蓄电池等。其中,80%的成本是配套设备,真正的通信设备成本只占20%,这就造成我们的建设成本很高,这也是受自然条件所限。

  《电信技术》:在这种环境下,中国移动集团对于西藏移动的主要要求和定位是什么?除了经济指标要求外,是不是有更多的社会责任要求?

  戴忠:西藏移动成立后,中国移动集团对其的定位是 “服务西藏,服务全网,立足长远,兼顾效益”。这一直作为西藏移动后续开展工作的指导方向,一个是要服务西藏本地的用户,因为我们扎根西藏,服务西藏,要为西藏经济社会的长期发展作出贡献;第二个要考虑到移动通信的全程全网特性,要服务于全网,随着西藏的发展,西藏旅游人口不断增加,2007年共服务400万人次,2009年共服务500万人次,预计2010达到600万人次。这些用户来西藏旅游的同时,希望获得移动通信的服务,此时我们就要服务全网。西藏移动作为一个企业,在服务社会发展的同时,也要兼顾企业的效益。

  在中国移动,只有西藏移动才有这个定位,反映了中国移动集团对西藏特殊性和重要性的一种思考,应该说是非常切合西藏的基本区情。这个定位也得到了西藏自治区党委、政府和主要领导的高度认可,认为这个定位立足实际,面向未来,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和战略指导意义。

  《电信技术》: 这样来说中国移动集团对西藏移动的考核标准是什么?是不是与其他省份不同?

  戴忠: 当然是有区别的。比如说,在收入贡献方面,2009年,西藏移动收入是11个多亿,中国移动的收入整体是4 521亿元,可见我们的收入贡献只是个零头;从利润上说,更谈不上贡献了。因此中国移动集团在设置具体的K P I考核指标时,会根据各省的不同情况,制定符合各省自身发展需要的指标。制定的指标是一个导向,按照这个导向具体开展工作。一些基本的网络要素如效率指标、网络质量指标等跟其他省公司的要求都是一样的。比如拉萨的网络质量是排在中国移动集团前列,像切换成功率、掉话率等方面指标较好。这是我们西藏移动努力的结果,过去西藏移动的网络质量是比较差的,现在西藏移动的网络质量有了大幅度的提高。

  在具体发展用户量方面,西藏移动的增幅高于内地,收入方面也是一样。2009年,西藏移动的用户量和收入方面都是两位数的增长。因此中国移动集团在对我们考核的时候,不仅考核绝对增幅量,也会考核相对增幅量。中国移动集团的考核指标完全是根据各省的特点来制定的,因地制宜。

  《电信技术》:在西藏公司承担社会责任方面,中国移动集团是不是有明确的要求?

  戴忠:中国移动本身的文化就是倡导“正德厚生”,特别强调作为一个大型国企在发展自身的同时也要做好社会责任。中国移动有相应的部门在做这些事情,对各省有相应的指导意见和要求。在中国移动集团的统一部署和要求下,西藏移动认真地履行好社会责任方面的工作。比如说,村通工程就是一个最大的社会责任工程。西藏有5000多个行政村,我们村通工程的建设成本很高,后期的维护难度和成本也很高。在这些行政村进行村通覆盖,对于西藏移动来说,肯定谈不上收益,更多地是为了社会责任。

  《电信技术》: 西藏移动成立十周年,在投资、网络建设、人员、业务、企业收入等方面有哪些显著的变化?

  戴忠: 西藏移动成立1 0 年来,取得了长足的进步。10年之前,“房无一间,地无一垄,光缆无一寸”,起步十分艰难,10年来,经过两次艰难创业,励精图治,西藏移动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已发展成为西藏收入规模、市场份额最大的通信企业,在促进西藏地方经济发展和社会局势稳定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作出了积极贡献。

  投资方面,10年间,我们通过自筹资金以及中国移动集团的支持,共投入了51.7亿元人民币。2000年,西藏移动的投资总额是1.59亿元;10年后的2010年,我们的预计投资总额是10.8亿元,是成立之初的6倍多。

  网络建设方面,10年间,网络规模和水平不断提高。基站规模增长了30倍以上,基站数由69个增长至2 193个(其中TD-S CDMA基站220个),小区数由135个增加至3 591个(其中TD-SCDMA小区数508个),载频数由439个增加至13 012个(其中T DSCDMA载频1 629个),BSC数由8个增加至36个(其中3个R N C);交换机总容量由5万增加至139万,HLR总容量由10万增加至200万;短信处理能力由50条/秒增加至1 200条/秒的处理能力,G P R S附着用户数容量由2万增加至30万, C M N e t出省带宽从最初的4×2 Mb i t/s发展到2.5 G b i t/s×2;自建传输线路达到15 932皮长公里,其中:一干达到1 9 1 8 皮长公里,二干达到4 6 2 3 皮长公里, 本地网达到8389皮长公里,城域网达到1 002 km。随着网络规模的不断扩大,公司网络质量也有了明显改善,从2004年到现在,GSM掉话率从1.08%逐步降低至0.59%;短信接通率从96.68%提升至99.46%;P D P激活成功率从92.11%提升至99.91%。

 

人员方面,公司成立时,员工总数为400多人,目前员工总数已接近1500人。成立之初,大专学历以上员工为142人,没有硕士生;目前大专学历以上员工为838人,硕士学历员工人数为52人。

业务方面,从过去单一的语音业务,发展到现在的语音/数据/流媒体的综合业务。

收入方面,年运营收入从1亿到2009年的超过10亿元。截至2009年年底,实现运营收入超过11亿元,同比增长20%以上,市场份额50%以上。增值业务持续增长,形成了新的收入增长点,2009年实现增值业务收入过亿元。

《电信技术》:各级政府、中国移动集团等对西藏移动十年来的发展如何评价?

  戴忠:鉴于西藏移动在维护社会稳定,保障国家安全,抢险救灾,促进社会经济发展等方面所做的贡献,西藏自治区对西藏移动的工作是非常满意的,得到西藏政府的高度评价。根据中国移动集团的要求和布置,西藏移动近年来较好地完成了各项工作,特别是在2009年集团KPI考核中取得了优良的成绩。对于中国移动集团一些特别重要的工作,比如TD-SCDMA建设,这个作为党中央、国务院交办给中国移动的头等大事,集团要求各个省高度重视,严格按照集团的要求完成任务。西藏移动严格按照集团的要求,顺利地完成了TD-SCDMA的建设、优化和商用,并于2009年5月9日在拉萨正式商用。这是西藏自治区范围内第一个正式提供3G服务的运营商。

  《电信技术》: 信息通信的发展离不开地方经济的发展,西藏最近几年发展迅速,下一步的发展形势如何,是否会给西藏移动带来新的机遇?

  戴忠:最近几年,西藏GDP一直保持两位数的增长,这得益于中央对西藏的大力支持,全国的支援。2010年1月,中央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召开,会议突出强调要保持西藏的长治久安和推进西藏跨越式发展,并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政策。其中最主要的特点就是力度更大,投入更大,如对口援藏的各省要拿出财政收入的1/1000援藏,17家大型国企要加大力度,分别对口承担、解决相关基本问题。在前所未有的支持力度下,西藏社会和经济一定会取得跨越式发展。

  这对于西藏移动是一个非常好的发展机会,首先电信行业本身也是一个基础行业,必然会得到更大关注;其次在信息化促进社会发展的过程中,方方面面都有机会。关键是自己能否把握好机会,以信息化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同时把西藏移动的信息化产业做大做强。相信集团总部对西藏的支持力度也一定会增强。

  《电信技术》:从机场到拉萨,我们已经看到很多运营商的全业务宣传牌,西藏移动如何看待目前全业务的竞争和开展?

  戴忠:针对全业务运营,按照工业和信息化部的要求,固定业务方面必须由中国铁通来做,因此针对固定业务,西藏移动与中国铁通协商,通过在传输资源、销售渠道平台等方面合作,发挥协同效应,支持中国铁通发展固话和宽带业务。通过与西藏移动的合作,中国铁通的业务2010年将从拉萨拓展到其他6个地区。

  在全业务竞争的一些基础性资源方面,如长途网、城域网方面,西藏移动与主要竞争对手相比其实差距并不大。如在光缆传输方面,自建线路上万千米,在城域网方面也差不多,并正在向PTN发展。因此,我们要抓住自己的特色,要把自己的特长发挥出来,不要扔了西瓜捡芝麻,更不要简单地模仿或跟随别人,要更多地关注基于G3的新业务的开发,基于“动力100”行业信息化方面的发展,同时基于完善的城域网发展GPON、FTTx等业务。

  《电信技术》:全业务的发展需要统一的支撑,西藏对于全业务支撑是如何考虑的?

  戴忠:中国移动的高速发展,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有健全的支撑系统,中国移动的B O S S、网管都是业界领先的,我们的网管现在能承担移动业务,将来也能承担全业务。

  按照中国移动集团的统一部署,西部相对比较偏远、自有力量薄弱的省份,支撑系统要纳入南方基地,集中支撑。这主要是因为支撑系统不仅建设成本很高,运营、二次开发成本也很高,而且西部省份人才比较缺乏。南方基地设在广州,一方面能提高效率,另一方面人才比较集中。目前,西藏OA系统已经纳入南方基地,服务器已不在西藏;B O S S已经顺利进行了第一阶段的割接,2010年底都要割接到南方基地。西藏移动是目前境内第一家纳入到南方基地进行统一支撑的。目前,另外两家是巴基斯坦CM PAK、中国移动香港公司。这种方式可以大大降低西藏移动在运营支撑方面的工作量。当然也有一些问题需要探讨,如省公司和南方基地的配合流程是什么?如何实现快速响应,哪些是可以统一的,可以作为集中模板?哪些是需要定制的?这需要不断磨合,不可能一蹴而就。

  《电信技术》:从2009年正式商用至今,目前西藏移动TD-S CDMA网络和用户发展情况如何?

  戴忠:网络方面,西藏移动重点在做两个方面的工作:一个是广度,初期是核心城区,现在要向外延伸;另一个是深度,由于大部分用户高速数据需求在室内,因此需要对室内覆盖进行优化。在室内覆盖方面,按照中国移动集团的指导思想,要实现综合的接入,包括2G、TD-SCDMA、WLAN。过去主要是采用基于馈线的无源覆盖,西藏移动也尝试做一些基于光纤的有源覆盖。在G3业务发展过程中,终端一直是较大瓶颈,目前一些TD-S C D M A终端性能很好,受到用户的欢迎,如多普达T8388等,基于OP h o ne的摩托罗拉MT710、联想O1等。这些终端目前供不应求,一定程度上制约了TD-SCDMA用户的发展。截止到目前,G3客户数已突破1万,只要终端能够保证,TD-SCDMA的发展将没有问题。

  《电信技术》:3G与2G有较大的区别,对于人员的要求也不一样,西藏移动对于3G人才队伍的建设是如何考虑的?


  戴忠:在TD-SCDMA建设准备启动之前,我们按照集团的统一安排,将包括技术、维护、市场等大量的人员送去外地进行培训。现在拉萨已经建设了TD-SCDMA网,我们把地市的网络人员和市场人员抽调到拉萨,进行培训和现场实战,这样西藏六地市再开展TDSCDMA业务就没有问题了。如果说过去我们的人员是2G人员,那么我们现在的人员已经是3G人员了,我相信承担西藏移动3G业务发展和网络建设是没有问题的。对于新的技术发展趋势如LTE等,我们非常关注,常邀请相关院校的专家来给我们相关技术部门人员讲课,或送出去培训,为未来做技术储备。

  《电信技术》:西藏的人口少,工业基础比较薄弱,西藏移动针对信息化工作开展有什么考虑?

  戴忠: 西藏自治区制定的发展目标是“一产上水平”、“二产抓重点”、“三产大发展”。一产方面,西藏重点是发展自己的特色农牧业。比如西藏在青稞、羊绒等方面的产品质量都是非常高的,但证明其产地来源,树立其品牌是个难题。中国移动正在与农业部合作开展动物溯源项目,我们正在与西藏自治区相关部门沟通,探讨将动物溯源技术引入西藏,提高畜牧产品的附加值;二产方面,信息化促进工业化方面有很多可做;三产方面,2008年,西藏移动就与旅游部门合作,开通“旅游通”服务。目前我们做的还比较表层、比较肤浅,相信以后会有很多的切入点。

  《电信技术》:2009年我们看到西藏移动承担了“西藏农村党员干部远程教育”项目,目前其建设和应用情况如何?

戴忠:“西藏农村党员干部远程教育”项目是中组部主抓的一个重大项目,对于中国移动来说是一个重大政治项目。2009年6月22日,西藏移动中标西藏自治区农村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第二标段计算机及附属设备采购和第四标段三级平台、机顶盒及系统集成。要求2009年实现1 000个点,西藏移动已经超额完成。

  从目前来看,实现县、乡光纤全覆盖,经过努力还是可以做到的。但到村一级难度很大,我们建议是有线和无线结合,而不能单纯用光纤,这样接入成本太高。针对无线方面我们2009年做了一些尝试。如采用WiMAX,从目前测试来看效果还不错。

  2010 年, 我们也在对一些新的无线技术进行测试,如大唐信威的McWill。McWill是基于TD-SCDMA的第二个国际标准,它不仅能支持宽带接入,还能支持语音业务,能够同时解决部分村通问题。

  现在针对无线方式,可能有两方面问题:一方面是担心无线方式的质量,西藏移动在保障无线QoS方面是很有经验的,应该是没有问题;另一方面是安全问题,McWi ll是我国自有知识产权技术,可以很容易采用加密技术进行保障。

  西藏移动对“ 西藏农村党员干部远程教育”项目非常重视,将其作为西藏移动公司第一号工程,抽调专人作为专项来抓。我作为总经理,亲自挂帅,成立“一号办公室”,与西藏自治区组织部进行接口和衔接。在定期的例会中,针对实施过程中的问题协调解决,如电力供应、村委会用地、施工协调等问题。

  《电信技术》:随着电信网与互联网的加速融合,传统电信业正面临互联网商业模式的全面挑战,为此,中国移动集团也提出向移动互联网转型,西藏移动在普遍服务任务非常重的情况下,如何考虑企业的转型问题?

  戴忠: 首先, 西藏移动将在中国移动集团的统一部署下,做好自身网络的升级改造,如传输网,过去主要是SDH/MSTP,现在我们要建设PTN。CMNet将进行扩容,为将来大颗粒的I P业务提供通道。在内容方面,我们将依托集团的IDC,保证通道畅通。西藏移动也正在建设省网IDC,保证集团客户的需求,从而在网络层面,为向移动互联网转型做好准备。针对业务和应用,中国移动集团的基地模式取得了很好效果,我们也在积极配合,如与四川的音乐基地、上海的视频基地、浙江的阅读基地等进行合作测试。目前,测试工作都已结束,效果比较好,下阶段将逐步投入商用。

  《电信技术》:您来到西藏后,提出“三次创业”的口号,其背景和目标是什么?

  戴忠:第一次创业是指十年前的电信分营,中国移动西藏公司成立;第二次创业是“中国移动上市”,过去公司化的理念比较弱,通过上市实现企业转制;第三次创业背景是:运营商重组“6变3”,3G牌照发放,中国移动承担了TD-SCDMA任务,首先这是一个重大的政治任务,其次也是我们业务转型的一个重大变化。我们提出“三次创业”,希望员工发挥前两次创业的艰苦奋斗精神,继续取得成功。从2009年的业绩和G3的业务开展情况来看,“第三次创业”已取得了开门红。

  《电信技术》: 2010年西藏移动有什么考虑和计划?主要工作重点是什么?目前实施进展如何?

  戴忠: 为更好地应对全业务竞争,推进公司“第三次创业”,2010年西藏移动要完成以下三大任务。

  一是在内部管理方面, 以SBP“三驾马车”为驱动,S是指战略,B是指预算,P是指绩效。主要目的是进一步细化管理,比如成本预算等,来打造全业务竞争新优势,提高内部管理水平。

  二是推进自主创新,大力承担TD-SCDMA

  发展重任,西藏移动要把TD-SCDMA的建设扩大到整个西藏自治区。2010年,西藏移动要继续高举TD-SCDMA发展大旗,争取政府和社会各界的最大支持,在个人、家庭、集团三大市场全面引入TD-SCDMA应用,使客户能够经济、便捷地使用TD-SCDMA业务和服务,带领客户快速融入3G时代。

  三是深化与政府的战略合作,做好“一号工程”。2009年8月,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与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签订了《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与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明确在八大领域进行深度合作,取得了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对西藏移动全业务运营和发展的支持。

  为了完成好这“三大任务”,西藏移动在2010年年初的工作会上提出要具体做好“七大工作”,即巩固市场主导地位;确保运营收入的完成;稳固并拓展集团客户规模,深化信息化应用;提高网络质量,提升客户感知;完成投资、村通和TD-SCDMA建设任务;加强与政府合作,继续实施“一号工程”;与中国铁通协同开拓固网和宽带市场,提升全业务运营能力,实现公司向全业务运营的转变。从2001年前几个月的生产经营情况来看,总的发展势头是好的,基本上按照2010年年初制定的目标在稳步推进。

  《电信技术》:西藏移动在发展中主要还存在哪些困难和难点?

  戴忠:外部困难是全业务发展,西藏移动进入全业务发展的时间比较短,因此探索和积累的时间比较短。过去我们是做移动通信,和用户是有距离的,因为通过基站信号就可以到达用户了,通过渠道把手机可以销售给用户,用户端出现问题时,打10086就可以解决,一般不需要上门服务。如果发展全业务,最简单的一点就是用户端出现了故障,需要上门服务,目前我们缺乏就是上门服务的经验以及相关的工作制度和流程。

  再有一个就是行业应用问题,过去西藏移动主要是基于无线方式,现在可能需要光纤等一套集成的设备,如果中间的软硬件任何一个环节出现了问题,作为一个总集成商,需要及时把问题解决好。在这些方面,我们确实缺乏一定的经验,这是我们在市场开拓方面一个最大的挑战和困难。

  另外在内部的管控方面,我们提出了S B P三驾马车驱动,在这个方面大家需要一个适应过程,要对现代企业管理制度和管理理念进行理解和消化。虽然西藏移动的中层以上都组织了MBA的学习,但是真正要把MBA的管理知识运用到实际的管理中去,还需要一段时间和过程。

来源:
热门推荐